日本战国时代武田家的村落与领主的权益之争

日本战国时代武田家的村落与领主的权益之争

元龟三年(1572年)八月,永昌院(山梨县山梨市)的住持谦室大奕向郡内的国众小山田信茂提交了寺院制定的关于寺领猿桥乡的条文。永昌院是武田信玄的曾祖父武田信昌在永正元年(1504年)创建的曹洞宗寺院,位于国中地区,但是寺领猿桥乡却在郡内,一次谦室大奕才会向国众小山田氏提出自己的要求。条文共有七条,主要都是关于战国时代的领主与村子的问题,下面我们就来看看都有什么内容吧。

1、猿桥乡的百姓们未缴纳年贡。每年只上缴了三分之二,剩余的三分之一未缴纳。另外,以前因为水灾(不能耕种),但是现在可以耕种的被称为“引方”的土地,百姓们也没有缴纳年贡。希望小山田氏能够派出代官,调查曾经遭到水灾(现在可以耕种)的农田以及隐田,命令百姓们上缴应该上缴的年贡。

2、被百姓们上缴了很多被称为年贡的没用的东西,这没有经过永昌院的同意,希望根据小山田氏的命令,能将年贡的一半用谷物上缴。

3、百姓们在搬运年贡之时,舍不得负担人与马的费用,使得一半以上的年贡被用来支付运输费用。另外,因为一些事向村子派遣使者时,也没有百姓接应,使得使者只能自行承担逗留的费用。虽然说现在在开垦新的田地,不能说一些抱怨的话,但是(百姓们的)这些(行为)难道不是违法的吗?

4、因为两三年间与相模(北条氏)不和的缘故,百姓们迫不得已被召集到境目地区实行普请(城池、房屋的建设与修理)工作。但是,如今甲斐(武田氏)与相模(北条氏)已经和解了,因此想要重建以前(损坏)的建筑以及境内的修缮工作。

5、猿桥宿(猿桥乡的住宿处)的屋子因为没有向小山田氏缴纳栋别钱,宿的人们都已经逃亡。希望最少免去一半的栋别钱,这样人们会重新在当地修筑房屋让猿桥宿再繁盛起来吧。

6、小山田氏的被官们没有缴纳年贡。向他们催促缴纳之时,他们会以小山田氏出阵,他们需要奉公参阵没有富余的钱来拒绝。但是,就算是因为要出阵国中,也不能出现不缴纳年贡之事呀。特别是有个叫孙左卫门的人,说有重要的事要承担徭役,去年十人的年贡、今年二十人的年贡都没有缴纳。要是这样的话,希望能免除孙左卫门的百姓前(作为百姓承担年贡的权利),交给其他能好好完成此事的人来负责。

7、我(谦室大奕)在小山田氏领内的被官大概有四五人左右,考虑到有时候需要他们办事,希望小山田氏能够免除他们的普请役等赋课。另外,有个叫九郎四郎的人,没有向我说明便擅自成为了小山田氏的被官,反正出家人身份的被官没有用,此事传出也不好,希望让他返回我这里,从我这里将他改任为小山田氏的被官。

日本战国时代武田家的村落与领主的权益之争

首先第一到第三条,是猿桥乡向永昌院缴纳年贡的问题。这里可以看出,猿桥乡的住民们在水灾之后,除去因水灾没有缴纳的年贡,剩下的也用谷物以外的东西来代替缴纳。另外,向领主运送年贡本应该是由村里负担,但是近年却要支付运输的费用。领民不听从领主的命令,似乎使得谦室大奕非常棘手的样子。

这样的领主(地头、武田氏的家臣与寺社)与村子围绕年贡的斗争不仅仅在郡内发生,在国内其他地方也是频繁地发生。根据《甲州法度次第》所言,要么领主没收违法百姓的田地,要么百姓拖延上缴年贡,这类事情的发生络绎不绝,为了对应这些事情,武田氏也是感到十分头疼。

但是在领主方面来看,会有这样的行为也是有理由的。特别是武田氏的加沉重,有的人领内的村子与町街遭到严重的自然灾害袭击,导致没有收入,向武田氏提出更替领地;穷困得将“私领名田”(祖先代代相传的领地)甚至恩地(武田氏恩赏的土地)出售的人也是非常多的。

对此,武田氏规定除非领主违法,否则百姓们延迟缴纳年贡将受到严厉处罚。另外对领主也是拒绝接受一切关于更换领地的要求,对应收入减轻军役的负担,约定会给获得战功的人赏赐新的土地。武田氏的基本方针就是在百姓没有违法的情况下要保障领主的权益,这样一来家臣们就会想要获得占领地作为给自己的恩赏,从而也能动员他们上战场。

日本战国时代武田家的村落与领主的权益之争

其次的第四条与第五条,是关于小山田氏领内的种种赋课的问题。除了武田氏征收的赋课以外,小山田氏也独自征收栋别钱及动员普请役作为赋课。与北条氏的战争中介以后“境目”地区的城池继续开始实行普请,同时非常严厉地开始征收栋别钱。为了召回支付不起栋别钱而逃亡的人们,使得能够有人承担修缮寺院的徭役,谦室大奕向小山田氏提出了免除栋别钱与普请役的要求。

这样的战国大名与国众围绕赋课的拉锯,在天正五年(1577年)九月时,也可以看到穴山信君(梅雪)向武田氏提出,想像武田一族的武田信丰(武田信繁之子)与武田逍遥轩信纲(武田信玄的弟弟)的被官一样,免除自己在信浓国埴原乡(长野县松本市)的被官的普请役这样的例子。

在村与町居住的人们,在成为权门(武田氏的重臣与寺社)的被官以后,回避战国大名武田氏与国众(如小山田氏)的诸役赋课,从他们的主人方面来看也有保证自己普请之时领内能有足够的人手的好处的。

日本战国时代武田家的村落与领主的权益之争

但是,领内的人有其他的主人(这里指小山田氏的例子)的话,就会发生一些问题。第六条与第七条表述的就是永昌院与猿桥乡的小山田氏的被官相关的问题。

这些人作为永昌院在郡内的寺领代官,负责征收寺领的年贡,以在小山田氏出阵时需要跟随小山田氏出阵(承担军役)为理由,拒绝向永昌院缴纳年贡。另外,一个叫九郎四郎的人,原本是谦室大奕的被官,但是没有经过谦室大奕的许可就转而出仕了小山田氏。对此,谦室大奕向小山田氏提出要流放拖延缴纳年贡的人,而被官九郎四郎相关的问题,则以外人的评价为理由,请求让其返回谦室大奕的手下。

第五章叙述的是,武田氏划分出了免除年贡与诸役(包括栋别役等等)、作为代价则需要向武田氏军役奉公的“军役众”,以此动员村里的有力者前往战场。郡内的小山田氏应该也是以同样的形式进行募兵,成为小山田氏的被官的人们,拒绝向领主缴纳年贡以及服从徭役,就是典型的例子。

日本战国时代武田家的村落与领主的权益之争

另外,领主之间也围绕着被官与下人(隶属主人的奉公人)发生争端。以永昌院的例子来看,当时各地都发生了被官顺应形势从属他人,新主人与原本的主人之间围绕被官的归属问题产生争端之事。因此,武田氏基于“国法”,授予原主人召回在领国内的村子与町逃亡后成为他人被官的人的“人返”权力。

近年的研究表明,这样的“人返”规定,在中国地方的毛利氏等其他战国大名处也可以看到,而关东的北条氏这样没有制定分国法的战国大名也是按照“国法”来进行领国的支配。

然而所谓“国法”,指的并非《甲州法度之次第》这样的成文法,而是指借钱的担保品不得向他人出售、免除军役众的检地增分(根据检地结果需要承担的新增年贡)等地域性的习惯法更多一些。

战国大名武田氏与郡内的国众小山田氏为了维持自己领内的秩序,不得不承担着保障领主(家臣、寺社)与村的权益的职务

日本战国时代武田家的村落与领主的权益之争


欢迎大家关注本头条号“指尖看日本”,本号将会持续更新日本历史、文化、时事趣闻相关内容。